首        页关于网站会展信息焦点专题业界动态 客户留言联系我们信息导刊线上展览
制药设备医药在线分析仪器国家基地科研院所 供求平台合作期刊超级访谈专家学者纵论
会员名:  密码:   会员注册    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业界动态>热点新闻
药品政府定价取消一年多 低价药能否满足需求
中药现代化信息网  发布时间:2016-06-14
  根据国家发改委、卫计委等七部门联合发出的《关于印发推进药品价格改革意见的通知》,自2015年6月1日起取消绝大部分药品政府定价。业内认为此举有利于药价市场化机制的形成,对低价药回归药店有一定帮助。
政策实施已经一年多了,低价药能不能买到?药价涨了没有?针对老百姓普遍关心的问题,记者进行了走访。
现状:一些品种仍然短缺,许多低价药价格出现上涨
买到已经断货很长时间的甲氨蝶呤,省会市民赵女士总算舒了一口气。“这次我要多买一些,留下来备用。”作为抗叶酸类抗肿瘤药,甲氨蝶呤用于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、白血病等疾病,价格低廉,受到患者欢迎。
石家庄新兴药房连锁有限公司商品部经理郭锋说,和全国很多药房一样,新兴药房曾有几个月的时间购买不到甲氨蝶呤,药房出现断货现象。“现在已经恢复供货了。前几个月断货据说是因为生产厂家原料药短缺,造成供应不足。”
不仅仅是甲氨蝶呤,石家庄新兴药房广安店的工作人员介绍,治疗甲状腺疾病的常规药品优甲乐今年也曾出现过断货现象。此外,有媒体报道,由于手术必用药鱼精蛋白缺货,有的心脏病患者迟迟不能手术。
在一些品种出现供应短缺的情况下,低价药的价格也出现了普遍上涨。郭锋介绍,由于进价上涨,谷维素(100片)售价由2元上涨到5.4元,咳必清(100片)由2.5元上涨到7.5元。此外,在前期价格已经上涨情况下,100片规格的甲氨蝶呤已经由74元上涨到178元。
     去年8月,省物价局组织人员对张家口药品市场价格进行了调研。调研结果显示,一些药店销售的患者常用低价药品价格出现上涨。如复合维生素B片(100片)由1.3元上涨到3.5元,刺五加片(100片)由1.8元上涨到4.8元。某药房有46种药品购进价格上涨,平均涨幅114%。对此,大部分患者表示无奈,因为“药该用还是要用”。也有一些患者表示,多数低价药售价相对而言并不太高,仍在可接受范围。
       原因:成本变化与价格不能联动,效益偏低让药企积极性不高
今年4月份,省物价局下发《关于调整低价药清单的通知》,170种药品进入低价药清单,同时有45种药品退出低价药清单。据了解,退出低价药清单的药品,多数是因为药品生产企业准备上调药品价格,不再符合低价药的标准。
进入低价药清单的药品,将直接挂网采购,不再参加集中招标采购。于是,一些药企希望药品能够进入低价药清单,而退出低价药清单的药企,则是希望提高售价以维持基本利润。一进一退之间,显示出药企对低价药的矛盾态度。
省内一家大型制药企业的销售负责人表示,自去年6月1日药品政府定价放开后,一些低价药品有了涨价空间,但由于生产成本增加等因素,企业生产低价药仍然效益很低甚至亏本。这家企业生产的注射用苄星青霉素,价格低廉疗效好,但由于临床用量小,企业没有效益,生产不积极,一些医疗机构反映购买不到该药品。
       神威药业有多种药品在低价药目录之内。该企业营销部负责人介绍,近年来金银花、连翘、黄芩等常用中药材价格出现较大幅度上涨,人工成本也上涨了,但药品价格并不能相应上涨,导致一些药品因亏损严重被迫停产。
这两家企业的销售人员都介绍,药品定价放开后,低价药的生产销售情况有所改善,但幅度不大。“多数低价药都有多家药企生产,在充分竞争情况下,价格上涨空间并不大。”
       省内一位医药界资深专家说,现有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制度对低价药的影响更大。他介绍,目前医院用药占药品总量的八成,药店渠道不足两成。在与医院的对话中,药企是弱势的一方。现行招标采购是药品价格低者中标,而且还要参考其他省份和历史价格,这往往导致企业间的恶性竞争,低价中标的企业由于利润低而不生产中标药品,未中标企业又没有销售市场,于是许多低价药慢慢消失。
       这位专家认为,低价药难觅,归根结底还是因为“以药养医”现象的存在。由于公立医院补偿机制不完善,以药补医机制普遍存在。绝大部分公立医院趋向于使用价格高的药品,在需求引导下,低价药不受欢迎,取而代之的是通过改换剂型、更换药品名称等形式“改头换面”出现的“新药”,价格提高了,疗效并没有改善。
对策:低价药要“复活”,需“对症下药”、多方联动
       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,新兴药房开设了低价药专柜,筛选了20多种售价在10元以下的药品进行销售。石家庄新兴药房连锁有限公司总经理郭生荣说,药品政府定价取消以后,新兴药房的低价药专柜购进药品比以前要容易了,总体来看虽然价格有所上涨,但供应情况确有改善。
       “药店不能只顾利润而不去销售低价药。”郭生荣表示,虽然利润很低,但销售低价药能够承担社会责任,同时提升了品牌美誉度,从长远来看对企业发展有利。
       业内专家认为,药品政府定价取消政策要真正发挥实效,必须从完善药品采购机制、发挥医保控费作用、强化价格行为监管等多方面综合施策。强调政府对医药费用和价格行为的综合监管,由原来政府“单只手”管制药品价格转变为更好地发挥政府、市场“两只手”作用,以引导市场价格合理形成。尤其是招标机构要改变过去只能降价、不能提价的做法,让中标价格真正反映生产成本变动。
而治本之策,需要按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的要求,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,理顺药品价格,实行医疗、医保、医药联动,建立覆盖城乡的基本医疗卫生制度和现代医院管理制度。
        专家还表示,注射用促皮质素、鱼精蛋白、注射用苄星青霉素等小众廉价药,有点像治疗罕见病的“孤儿药”,即使放开价格,企业也不会足量生产,其需求量变化只与该类疾病发病率有关。对这类药品,可尝试建立专门的国家储备制度,进行补贴,或是对企业给予税收优惠等政策,同时公开供需信息。
 
 来源: 医药网   作者:
 

明德锐志广告传媒(北京)有限公司版权所有
电话:010-51289210 64800809 传真:010-64801928 邮箱:zcyLL@126.com